Web3 革命:自由理想现实化于代码(Web3 革命:代码赋予自由理想现实化之能)

NFT交流
0 66

它不仅要让人类摆脱科技巨头的统治,还要让人类摆脱剥削资本主义本身——而且纯粹是通过代码来实现。

引子

丹佛,某个星期六下午,当我把身体向后面一靠,接受我所做的事情的种种怪异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我坐在靠墙的一张长长的塑料折叠桌旁。笔记本电脑上,开着一个 Discord 服务器。周围堆满了披萨饼皮和空空如也的薯片袋,这些是我与三个区块链开发者共同度过了一段项目开发的狂热时光的证据。我不是程序员,只是一名拥有法律学位的记者。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已然开始建立起自己的 DAO了。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是 Web3 的狂热支持者最热衷的一个概念,它应该明天就会推出。

毫无疑问,你脑子里有很多问号。我也是。比如说:我怎么了?三天前,我还是一个加密货币怀疑论者,几乎不知道怎么买以太币。但现在,我正在用完整的语句谈论多重签名 treasuries(包括原生 Token、协议中存款和持有的其他加密货币三大类)和二次方投票(quadratic voting)了。开发人员几乎已经把我们的网站与非 MetaMask 钱包集成到一起了,尽管没有明确的用途,但我刚刚在以太坊域名服务上为一个域名掏了 85 美元。我的感受不是愤怒或者困惑,而是似乎像周围的每个人一样,我感受到了同样的快感,不管那是多么的短暂。

几天前,估计有 10000 人抵达科罗拉多,去参加今年的 ETHDenver 大会,这是以太坊和 Web3 世界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活动。这些家伙之所以来到这里,大部分都是为了跟自己的人在一起。我之所以来这里是想了解他们。我想我终于做到了。

Web3 是什么?

不管你有没有注意到,在加密货币价格上涨以及风投家精明营销的推动下,Web3 这个词去年一下子就火起来了。它的意思很难确定。在媒体和 Twitter 上,Web3 已经成为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有关的一切事物的统称:那些数字收藏品,也就是所谓的非同质化代币(NFT),它们既没有实用价值也没有美学价值,但人们却愿意为此支付数万美元,然后转手倒卖就能赚取更加荒唐的数目。 所谓的“边玩边赚”(Play-to-earn)视频游戏,用致富的承诺引诱游戏玩家进入脆弱的虚拟世界。 名人在超级碗期间进行加密货币交易。 骗局、黑客与欺诈行为层出不穷。

但对于核心圈的忠实信徒来说,Web3 与霓虹灯闪烁的加密货币赌场截然不同,后者过分炫耀,厚颜无耻,行为不端。如果加密货币一开始是货币的去中心化的话,那么 Web3 就是去中心化……一切。它的使命几乎是极端的理想主义:它不仅要让人类摆脱科技巨头的统治,还要让人类摆脱剥削资本主义本身——而且纯粹是通过代码来实现

比特币是首创的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它创造了一种手段,让人们无需银行批准交易即可发送和接收数字货币。理论上,一套精心设计的激励措施将取代监管机构和警察,让每个人都为所有比特币用户的最大利益行事。Web3 的目标则是将去中心化和博弈论这两个概念应用到所有的数字生活当中。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工具是以太坊,这个区块链借鉴了比特币的关键特性,但增加了一项重大创新:它采用自己的编程语言设计,因此开发者可以开发应用,并最终构建一个全新的去中心化数字基础设施,然后在它的基础上运行。

如果说比特币吸引了想要推翻银行行长的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的话,那么以以太坊和 Web3 为中心的文化就更加激进。当我走进 ETHDenver 的主要场地,由大型体育用品商店改造而成的活动空间丹佛体育城堡(Denver Sports Castle)时,我赶上的第一个研讨会是关于用区块链来建设“公共产品”。另一个研讨会的标题是 “以 BIPOC、Queer、边缘化个体的身份引领 Web3 劳动力”。(这个领域的人群偏向白人和男性。)在美学上,ETHDenver 拥抱协作精神,拥抱实景角色扮演(LARP)的那种虚幻。他们对 Bufficorn 的讨论颇多,这头卡通的水牛—独角兽混合体(融独角兽的魔力与水牛的力量为一体)是大会的 NFT 吉祥物。大家用各种欢快的表情包进行交流:gm(good moring),表示“早上好”,是通用的问候语,一天当中什么时候都可以用; wagmi(we all gonna make it ) 的意思是“我们都会成功的”。

吉祥物Bufficorn ,ETHDenver 的灯光和激光,还有 Vitalik Buterin

在开幕式上,会议组织者强调了 Web3 的理想主义。 ETHDenver 的创始人John Paller 表示:“这与金钱无关。我们不在乎这个。”他解释说,本次会议的主题是“BUIDLing”(编者注:保持低调,专注于开发产品的意思)。大家都读成“biddling”的这个词,它是对加密货币模因“HODLing” 的即兴重复(HODL 是囤积加密货币的意思,不管市场看起来是多么严峻,都持有自己的资产,以此表达对其长期价值的信心。在加密货币里,就像在所有的互联网文化一样,错别字是模因meme的丰富来源。)Paller 说:“BUIDL 就是 Bufficorn 的口号。”

他们究竟在 BUIDLing(埋头开发)什么?Web3 纯属无稽之谈,很容易找到持这种看法的技术专家,才华横溢、理想主义、经验丰富的技术专家。但另一种看法认为 Web3 货真价实,是人类兑现整个互联网承诺的最佳机会,持这种看法的人几乎一样容易找到。

第二天,卫生间坏了;场地的管道设施还没有为服务这么多人做好准备。以太坊也有类似的问题。

理想很丰满

对 Web3 的思考正寓于名字之中:它是 Web 2.0 的继任者,那个时代本该让互联网民主化,但却被谷歌和 Facebook 等少数大型平台统治了。Web3 要让那个 web 重新去中心化

在 DARPA 资助下诞生的互联网刚开始的时候就是设计为去中心化的。在冷战时代,它有一个非常实用的目的:让遍布全美的计算机网络不会在一次核爆炸当中被干掉。早期的狂热爱好者还从这种分布式的结构当中看到了一种内在的解放性,这种精神在 1993 年 John Gilmore 著名的宣言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随着 1990 年代的逝去,去中心化的梦想破灭了。后来被叫做 Web 1.0 的时代。典型的互联网用户虽然理论上被赋权可以创建网页,但实际上他们做的不过是看别人制作好的网页罢了。随着围绕着互联网发展起来的经济走向成熟,那些强大的公司开始在互联网开放协议的基础之上搞中心化——比如微软利用自己的操作系统垄断地位,凭借着 Internet Explorer(编者注:不过 2022 年 6 月份 IE 就将寿终正寝)接管浏览器市场。然后是互联网泡沫破灭,这引发了大家对互联网能否发挥潜力的质疑。

希望在 2000 年代中期重新浮现,在当时,新的平台和技术让普通用户也可以创建和上传内容,而且受众可以覆盖成千上万乃至数百万人。如果说 Web 1.0 时代是大众被动消费出版商创建的媒体的话,那么在 Web 2.0 中,大众将成为创作者:维基百科条目、亚马逊上面的商品评论、博客文章、YouTube 视频、众筹活动等。《时代》杂志 2006 年的年度人物就抓住了这种精神:那个人就是“你”。

但在表面之下,发生的事情却非常不一样。用户生成内容(UGC)是免费劳动力,平台是老板。大赢家吸食用户数据,并利用这些数据,再加上老式的并购手段,给自己的企业建立起很有竞争力的护城河。如今,就用户而言,全球四大社交应用 Meta 一家就占据了三个。第四个是 YouTube,归谷歌所有,而后者在互联网搜索的占比已经达到 90% 左右。这些公司不断攻城略地,很显然,用户与其说是富有创意的合作伙伴,不如说是一个可以永久收割的原材料来源。想摆脱很难。Meta 控制了对你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照片以及你的朋友列表的访问。想放弃 Twitter 或者找 YouTube 的流媒体替代品?你带不走自己的粉丝。如果平台选择暂停或取消你的帐户,你几乎没有追索权。

事后看来,对于 Web 2.0 未能兑现其早期承诺的原因,不乏解释。网络效应。 大数据不可预见的力量。 企业太贪婪了。这些都没消失。那么我们为什么会指望 Web3 能带来什么新东西呢?对于信徒来说,答案很简单:区块链它不一样

帮助开发了以太坊的英国计算机科学家 Gavin Wood 在 2014 年创造出 Web3 一词,那正是以太坊推出的那一年。(他刚开始的时候称之为 Web 3.0,但小数点已经过时了。)在他看来,Web 2.0 的致命缺陷在于信任。每个人都必须相信最大的平台不会随着自己的发展而滥用手中的权力。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谷歌早期著名的座右铭“不作恶”其实暗示了作恶是一种选择。在 Wood 看来,Web3 是要开发出不依赖对人、公司或政府的信任来做出道德选择,而是要让邪恶选择成为不可能的系统。区块链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技术。 Internet Archive 和 Wayback Machine 的创建者 Brewster Kahle 把这一目标描述为“把 web 锁定在开放的状态”。或者,正如 Andreessen Horowitz 加密基金的普通合伙人、Web3 最热心的鼓手之一 Chris Dixon 所说那样,“不能作恶 > 不作恶”。

区块链是一个数据库,但这个数据库是跨计算机网络,而不是在一台服务器上的。任何个人或组织都没法拥有它。每一台计算机或节点都会存储每一笔交易的完整记录,因此如果不先接管大多数节点的话,任何人都无法控制或破坏网络。这样任何人都无法操纵数据库,比如给自己更多的代币什么的。每一个变化,每一笔交易都会记录在链上,让全世界都可以看到。没有必须信任的中央机构来强制实施这些规则。

那区块链究竟应该怎么把 web 锁定在开放的状态呢?现在,你在使用 Instagram 和 TikTok 等平台时生成的数据是归平台所有的,数据存储在它们的服务器上,而且你很难甚至是不可能提取出这些数据。理论上,在 Web3 的世界里,你的数据会存放在区块链上,而不是中央服务器里。你可以通过只有你有的私钥(private cryptographic key)来控制对它的访问,平台不能拥有它。如果你厌倦了一项服务,你可以将自己的数据迁移到另一项服务上面。而且平台没法通过用围墙圈起数据来改变游戏规则,因为从一开始它就没法拥有数据,永远都不能。

无数的 Web3 初创公司正试图通过建立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替代方案来应用这一理论,替代任何你说得出名字的平台:Spotify、Twitter、Instagram、 Google Docs 等。支持变革的亿万富翁 Frank McCourt 已承诺要投入 2500 万美元,用于开发一种协议将你的社交图谱(你用多年时间建立起来的社会关系图,但它的所有权却属于 Facebook)放在区块链上。Sapien 这家公司声称正在开发一个完整的 Web3 元宇宙。

把区块链基础设施作为去中心化的强制机制,这种信念是 Web3 的第一条信条。还有其他一些原则——但我们稍后再谈。因为基础设施已经发出了一些不祥的嘎吱声。

okx
最近热帖
NFT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开发(Java源码) 99
“馆长学者发起倡议,积极参与建构元宇宙”,30字以内表达(馆长、学者响应倡议,共建元宇宙) 99
推荐元宇宙周末活动,提供活动总结(推荐周末元宇宙活动,并提供活动总结) 99
Web 3.0赋能社交新生!(Web 3.0让社交焕发新生!) 98
促进数字人民币国际化,推动标准规范化建设(推进数字人民币标准化,促进其国际化进程) 98
区块链开发和比特币有什么关系? 97
Web3技术的重要环节之一是保护隐私的计算方法(Web3技术中关键的部分之一是隐私保护的计算方法) 96
Web3新时代:自由、信任、浩荡前行(Web3时代:自由、信任、急流勇进) 95
明凤凰形金钗 数字文创 鲸探数字藏品APP 914
精选帖子
520送星意:鲸探推出个人创作功能 AI作画将可铸造数字藏品 335
国际博物馆日:广东发布数字藏品(元青花船型水注) 297
中国主流数字藏品平台排行榜TOP30发布,巽风数字世界位列第三 314
NFT数字藏品:豫园灯会首款数字艺术藏品上线 418
鲸探数藏平台即将发售砖座舞蹈人物青铜俑数字藏品 593
淘票票 APP即将发售《埃特勒塔》数字藏品 533
鲸探 APP即将发售神兽纹玉樽 577
注册送藏品,平台人少上榜容易 ​​​ 662
注册送藏品,人少易上榜 632
数藏交流群